您的位置:中国台湾网  >  宁夏与台湾  >  宁夏台商投资服务网  >  神秘西夏

解密西夏之一:石破天惊现“天书”

作者:新消息报 上传时间:2015年03月27日

  (凉州碑所刻文字)

  编者按:3月26日起,宁夏大学西夏学研究院的教授博士团队开始通过本报陆续向读者解密西夏文化,掀开其神秘的面纱。

  西夏政权灭亡后,随着党项族逐步融合于其他民族之中,西夏文也逐步被世人所淡忘。明朝中期,在保定所刻西夏文经幢,是目前所知有确切年代可考的、最晚的西夏文文献。此后大约几百年间,这种精美而奇特的文字失去了踪迹,不再为世人所知。

  1804年(清嘉庆九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家乡武威养病的张澍(1776-1847年)与友人共游清应寺,见寺内有一碑亭,前后砌砖,封闭得严严实实。张澍一时好奇心切,请和尚拆封,但和尚不答应。原来当地久有传闻,此碑亭不能拆封,若拆封当有风雹之灾。最后张澍提出如有灾祸,愿意自己承担责任。碍于张澍这个大文人的情面,和尚只得答应了。拆开碑亭砌封砖后,出现一高碑,上刻文字形体方整,乍一看,好像都能认识,细看则无一字可识。张澍认定碑后一定另有文字,又令拆除后面封砖,果然见到碑的另一面刻有汉文,其中有建碑年款:“天祐民安五年(1094年)岁次甲戌正月甲戌朔十五日戊子建”。

  “天祐民安”是西夏崇宗李乾顺年号,张澍以此断定碑前所刻不识文字当为西夏国字。这通石碑就是有名的“重修凉州护国寺感应塔碑”,俗称“西夏碑”、或“凉州碑”。张澍把这一重要发现记在《书西夏天祐民安碑后》一文中,于l837年在他的《养素堂文集》卷十九中刊出。这是迄今为止,西夏文被明确辨认出来的最早记录。

  张澍发现“西夏碑”,看似偶然却也必然。他是清代著名学者,号介侯,凉州府武威县(今武威市)人。武威虽地属边城,但兴学立教之风从未停绝,英才辈出,文运脉气为一方之盛。城内建有规模宏大的文庙,为文人墨客祭祀孔子之地。文庙泮池上的那座著名的“状元桥”,反映出封建时代世世代代的武威人对考取状元的憧憬与执著。日后的张澍能专心从事学术研究,网罗散失,考证异同,成为著名的西北史地学家,为学术界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与他早年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是分不开的。

  张澍的惊人发现,不仅使“凉州碑”重见天日,且通过这件尘封数百年的旷世奇珍,激发了学术界学习和研究西夏文及其文献的兴趣。从这个意义来说,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武威,对保护祖国优秀文化遗产做出了突出贡献。至于碑亭拆封后会有天灾的说法,当是为保护此碑编出的故事。(宁夏大学西夏学研究院)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投稿邮箱|联系我们|版权申明|法律顾问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中国台湾网版权所有